王跃驹:无论走出多远,回头即是祖国

(2018-12-03 14:52:59) 来源:山东省侨联

“我回来时间虽然不长,但现在总是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早回来。因为国家总是在进步,每天都有奇迹发生。所以我希望海外学子尽快回到祖国的怀抱,否则就会错失见证国家发展的每一步。国家会记住任何一个曾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人,而且国家会支持你。”北京睿诚海汇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首席科学家王跃驹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放弃美国俄荷拉马州东北州立大学终身教授职位,带领团队回国创业的他以植物反应器技术为依托,在治疗重大疾病药物的研发领域将会带来革命性的突破。“我们的目标就是生产让老百姓可以用得起的药,(这些重大疾病的特效药)价格太贵,因为国际垄断。利用这个技术打破国际垄断,减轻国家医保(负担)”。
 

坐在笔者面前的王跃驹虽然已经由学者转型为企业家,但身上依然充满浓浓的书卷气息,讲到自己的荣誉时会脸红,谈到自己的艰难时也会尴尬一笑,言谈话语中没有更多华丽的词汇,更多的是发自本性的淳朴和真实。1972年生于山东枣庄的王跃驹自打上学开始就是学以致用型人物,1994年从山东农业大学毕业之后,考取了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中心的研究生。
 

随着眼界的日益开阔、对国际学术前沿信息了解的加深,国内和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差距让年轻的王跃驹在心理上产生了变化,向高向好的原生动力让他把眼睛盯向了国际生物技术研究领域的前沿,去美国攻读博士的念头在一个个英文单词输入中逐渐占据了未来规划的全部。
 

那两年,除了要在中国农业最高学府把硕士研究生的科研、课题和论文全部搞定之外,托福以及GRE考试的压力一样让他疲惫不堪。鲁迅先生说:“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还是有的。”上天不会亏待每一个努力奋斗的人,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全额奖学金的offer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20年前的美国远不像今天为国人所熟知。面对未知的国度和风俗人情,“陌生的土地充满多种未知因素”,还未细细品味俄勒冈的蓝天绿草,他就一头扎进了实验室。“在美国读博士,就相当于给老板打工。导师就是老板,他对实验进度的要求就像是老板对项目进度的要求,没有多少时间让学生自由挥霍,从早上6点干到晚上12点是常有的事,做一顿饭经常能够坚持吃上一个星期,非常累。”这种忙碌和劳累一直延续到2004年进入加州伯克利大学、2006年到德克萨斯州进行博士后研究。在伯克利做博士后研究的两年时间内,旧金山享誉全球的金门大桥,虽然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他也是在最后离开前才去看了两眼。即便在十几年之后的今天,回想起在伯克利的两年学习工作体验,也是“感受无法形容,有苦也有甜”。

“陌生的土地充满多种未知因素”。两个截然不同的文化习俗对人们价值观的冲击比起书本上的知识更加能够刺激我们的神经。“一个实验室同事结婚没邀请我以及其他同事,后来问起来,他说我们只是他的同事,而不是他的朋友;导师邀请他20多年的朋友(副导师)对我进行博士学位中期考核,一起吃饭时他不为朋友付账;我们中国人说话有时候不由自主的声音就提高了,刚开始美国人认为是我们生气了……”
 

凡此种种的跨文化差异让王跃驹适应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看来,同中国社会建立在人情基础上的传统文化不同,西方建立在契约精神基础上的文化传统一样能够让社会秩序正常运转,在两种文化的融合中,王跃驹逐渐找到了让他最舒适的位置。2000年前后,中国的互联网尚处于起步阶段的时候,美国大学的互联网就已经非常发达了,学校为中外学生提供了良好的学习条件和服务。上网不花钱,打印复印资料也不用花钱,良好的教学和科研设施设备为他的学术研究插上了一对飞翔的翅膀,“只有一流的理念、设施设备才能培养出一流的人才”。
 

虽然有全额奖学金作为经济来源,但高昂的生活成本让家庭条件一般的王跃驹通过省吃俭用从牙缝中挤出一些钱寄给地球另一端的父母。学校提供的房子价格比较贵,他就在外面寻找更便宜的房子。“到美国后第一个月的奖学金我给了父母1000美元,当时他们买了一个海尔的大功率空调,用了十多年呢。”作为父母含辛茹苦培育他的感恩回报,哪怕自己“一根葱分成两半吃”也觉得心甜意满。深受孔孟思想洗礼的他秉承百善孝为先的古训,为人子报喜不报忧的背后,甘苦自知。
 

如果说到康奈尔医学院做科研、去堪萨斯州一家公司用生物原料做染色剂是走出象牙塔后的牛刀小试的话,那么加入佐治亚州的麦肯州立学院、俄荷拉马州东北州立大学教书育人则更像是一份源自祖业的传承。坐在笔者面前的王跃驹笑着说这是中国人头脑中的寻求稳定的观念在作祟,但在笔者看来,与其说这是他对自己人生的一个安排还不如说是对父母亲期冀的交代。

美国文化崇拜强者,所以美国队长、超人、绿巨人等等超级明星才能长盛不衰。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王跃驹以儒家的谦卑刚刚站到讲台就遭遇到来自学生们的“挑刺”,教授分子生物学的王老师被学生一次次的现场纠正英语语法和发音方面的问题。“美国学生欺负外国老师,但他们佩服强者”,拿出自己多年来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的专业论文之后,Doctor王很快便赢得了学生的尊敬。“欧美的师生关系,一直以来是一种职业的关系。课堂上授完课,下课后都不愿意搭理你,学不学、会不会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王跃驹并没有依循这种思路来处理中国老师和外国学生之间的关系,而是用深值于心的儒家思想来教书育人。他在课堂上宣传中医文化,设定中医课题让学生研究。
 

“我上课尽心尽力,深得学生喜欢。我帮助学生申请科研基金;从自己的科研经费里面带领学生参加高端的学术会议,并指导他们展示自己的科研成果;我支持学生出去参加短期培训,考取资格证书。”课堂上两个小时的实验,他需要花十个小时甚至更多的课下时间做准备。“只要我开课,场场爆满。因为我能够把学科的最前沿知识及时搬到课堂上来”,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早上的新闻刚一播出,上午的课堂上学生们就知晓了其机理和缘由。学生们无论是拥有了向其他人炫耀的资本也好还是他们真的愿意成为知识的拥趸也罢,王教授的课已经成为他们的首选——无论是线下课堂还是网络课堂。
 

“为了去华盛顿参加学术会议,为了穿衣服好看一点,她天天跑步,坚持3个月,减肥15斤。”王跃驹的朋友圈在2015年7月6日发的图片正是他带学生去参加国际学术会议的一瞥。图片中身材微胖的女生在自己的展板前向前来参观的客人介绍成果,心中的从容和自信洋溢在年轻的脸庞上,笔者相信镜头后面的王跃驹那一刻的心情也应该是骄傲的。行在校园里,有学生要求去实验室工作或者学习;走在大街上,被有些学生家长认出来后,感谢王教授对孩子的培养。2013年,他获得东北州立大学最佳科研奖,他是该校成立150年来获此殊荣的第一个华人教授;2015年被东北州立大学授予终身教授职位。2016年,学校为了奖励他的功绩,专门设立了“焦点教授”奖项;2017年,他又获得模范教师奖,是第一也是唯一个同时拥有最佳科研和模范教师的教授。
 

一切都顺风顺水,如果照此轨迹发展下去,未来的王跃驹或许会是国际学术舞台上的一个知名教授,又或许是某一国际研究领域的专家大咖。但人生不能够假设,每一个不经意的拐点都能够让人生的轨迹转向不同的方向。对王跃驹来说亦是如此。
 

“虽然在美国工作,但一直为中国老百姓用不起好药,尤其是生物药而感到揪心。2017年,我下定决心辞去美国终身教授的职位,以破釜沉舟的勇气带领团队回国创业。”在应用植物生物技术领域拥有二十多年经验的王跃驹带着多年的研究成果和30多项专利技术回到了阔别近20年的祖国,在北京创立睿诚海汇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投身到生物制药行业。
 

“我对转基因植物生产免疫蛋白课题进行产业化的想法十年前就已经开始酝酿,但直到我找到更有效率、更清洁的生菜细胞表达蛋白方法后,才正式开始创业。”创业之初,王跃驹和他的团体吃住在实验室,每个人都很少休息,甚至常常工作到深夜。“我们现在就是利用植物来生产各种蛋白、疫苗、抗体类,比如说单抗是治疗肿瘤……”他和他的创业团队研发推出的是最新一代生物反应器技术,利用生菜来生产各种蛋白药物,包括医治肿瘤的特效药-单克隆抗体PD-1、PDL-1以及像白蛋白、八因子这样的血液制品等。“全力打破国外技术垄断,让普通百姓用上高质量、相对廉价的生物药,让病人活出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是我们的梦想。”他和团队利用植物生物反应器研发了各种蛋白、疫苗、抗体类,掌握了领先世界、国内唯一的植物瞬时表达药用蛋白平台技术,正在全球展示植物蛋白技术的中国力量。

一直以来蛋白生产提取工艺繁杂,蛋白产品价格较高,并将最终转嫁到病人的治疗费用上。植物瞬时系统生产药用蛋白技术将降低药用蛋白及相关药品价格,真正实现他“做老百姓用得起的生物药”的梦想。“与其它植物生物反应器技术相比,生菜表达蛋白技术不受季节性影响,可以随时播种,生长周期短;封闭无土,无菌栽培,GMP封闭式管理;适种植,无环境污染,不受环境影响;非转基因种植,无病毒病菌污染,无花粉传播田间,无任何风险;完全不受原料影响,所生产蛋白活性等同于同类药用蛋白;杂质极少,工艺简单;产品开发周期短,获得蛋白仅需4天时间,开发风险极小,产业可持续性强;硬件投资相对较少,成本相对于昂贵的药物可以忽略不计。”谈起正在开发的生菜表达蛋白技术项目优势,王跃驹如数家珍。虽然公司成立不久,但其正在开发的抗PD-1单克隆抗体、抗PD-L1单克隆抗体等蛋白产品,已经获得国内外诸多机构的青睐,诸多战略合作意向已经达成。
 

2017年7月24日,在王跃驹的微信朋友圈发表的一篇名为《我所认识的90后留学生:少年强则国强》长文中,一名90后女孩说:“(为国家)做多大贡献倒是谈不上,如果人人都不给国家添麻烦,那就是对国家最大的贡献”。时值他归国创业期间,年轻一代对待工作、生活和国家的态度让他深受感动,我想这也许是他勇敢地走出舒适区,选择归国创业的众多理由中的一条。“你为国家做了些什么,不要担心国家会忘记;相反,国家会永远记住那些为国家做过贡献的人。”中国医学科学院分子肿瘤国际重点实验室研究员马洁的这句话让他深以为然。